×

王永军,刘 波 | 云南文山红岩洞岩画研究

   发布时间:2017-09-11

全文链接


640.webp (17).jpg

《民族艺术研究》杂志2017年第4期“美术学与设计学”栏目刊出  2017年8月28日出刊


云南文山红岩洞岩画是2016年1月经群众提供线索新发现的岩画点,是文山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3月云南省文物考古所联合文山州文物管理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对新发现的岩画作了详细的现场测量、拍照、记录等调查工作。2016年4月28日至5月3日,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岩画研究中心联合云南省文山州文物管理所对文山岩画开展了联合考察,考察了文山大王岩岩画、狮子山岩画、黑箐龙岩画、红岩洞岩画等。红岩洞岩画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文山市追栗街镇追栗街村民委员会丫呼寨自然村小组东面约1.5公里的天然岩壁上,岩壁位于三级台地之上,南偏西245°,高约30米,宽约42米,进深5.5米,地理坐标为东经104°23' 45",北纬23°18' 15",海拔1420米。红岩洞岩画距离地面约2.5―3米,岩厦周边多为红壤土,砾石、鹅卵石、巨砾分布于岩脚地面,文天二级(文山至天宝)公路于红岩洞西南500米处经过。

文山红岩洞岩画以红色为主,兼具淡黄色和黑色,题材以人物、动物为主,兼具卷云纹、铜鼓符号、太阳符号等纹饰,呈现了早期人们的社会生产活动和宗教祭祀活动,其基本特征与铜鼓文化有密切关系。

岩画画面基本可辩识图像近50个,其中最大图像高约39厘米、宽约22厘米,最小图像高约5厘米、宽约4厘米。从左到右依次可以分为三组:

第一组基本可辨识图像为23个,画面最左侧,有一红色蹲式人形,双腿叉开,双手下垂,高10.7厘米、宽10.6厘米。画面左上角有两个残缺的人形和一飞禽,最上面是一圆头人形,双腿叉开,右侧手臂弯曲下垂,左侧手臂残缺;下面的人形也是圆头,只有叉开的双腿,没有画出手臂;飞禽为扁圆头,毛发向后,尾巴翘起。中间上半部分有两个卷云纹、三个人形、两个动物,卷云纹上部的飞禽和最上角的飞禽一样,应该属于同一属种,前脚抬起,后脚站立,尾巴翘起,正回首仰望;另一动物位于另一卷云纹之下,疑似一犬;犬下有一人;中间的人形似在劳动,上面的人形似呈蹲踞状。画面中间下半部分有三个人形、两只狗、三只羊、一匹马、一个不明动物和一个不明符号。最上面为一匹马,正在低头吃草;马的左下方为一方头人形,其下有一犬,尾巴长且翘起,和花山岩画相似;人物右侧为一蹲式人形,蹲式人形右侧手脚有些残缺,人物左侧为一犬;犬的下方为不明符号和不明动物;不明动物右侧为一羊;不明符号的下方为一人,正在赶着前面的两只羊,其中一只腹部隆起,好像怀孕,另一只羊角呈倒八字形,正在回首仰望。画面右侧部分有两个红色符号和一个土字形人,其中一个红色符号疑似太阳符号。

第二组可辨识图像为15个。画面最左侧有一红色人形,头部和腿部已经残缺;残缺人形右下方有五匹马,其中四匹为黑色,一匹淡黄色,有一个黑色人形正准备上马;马的下方为一淡黄色铜鼓,为六芒,制作精美。画面中间部分有三个红色人形,其中两人为土字形人,另一个人圆头细腿,右侧手臂弯曲内折,似正在跳舞;中间部分的上面有一个淡黄色铜鼓,为单环型三芒;在铜鼓和三个人形中间为三个不明图像,其中红色的图像叠压着淡黄色图像。画面最右侧为一卷云纹、一不明符号和一太阳符号。

第三组可辩识图像共9个,其中人物7个。最左侧为一红色蹲式人形,高39厘米、宽22厘米,为该处岩画中最大的一幅单体人物图像,圆头,身体上粗下细,右腿部残缺,此蹲式人形和广西花山岩画蹲式人形相似。中间部分上面一人形双腿分开,两手下垂,右侧似乎立有一标杆,左侧似乎还有一人形,但是已经模糊不清;下面一人形为圆头,正做蹲踞式动作。最右侧(画面右下方)有四个人形、两个动物,上方的人形呈蹲踞式,左手臂下面有一条蛇,和麻栗坡大王岩顶部的蹲式人形(腰间缠绕蛇)相似;中间的人形也是圆头,两手向内做握拳状,下肢已残缺不全;左下方的人形亦为圆头,右手内折;最右下方的人形做蹲踞状,头部和腿部已残缺;两个动物位于四个人形的中间,右侧动物疑是一牛,左侧动物为犬。以上三组共55个图像,其中47个基本可辩,8个因岁月流逝模糊不清或被人为破坏而无法辨识,在47个可辩图像中有人形22个、动物16个、卷云纹3个、“铜鼓符号”2个、太阳符号2个,其他符号2个。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文山红岩洞岩画题材以人物、动物为主,兼具铜鼓符号、太阳符号、卷云纹等纹饰,表现了早期人们的社会生产活动和宗教祭祀活动,其基本特征与铜鼓文化有密切关系。

作为早期人类的文化遗存,文山红岩洞岩画的发现具有重要意义。在考古发掘相对较少的情况下,红岩洞岩画的发现为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考古学、艺术学等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史料。

作为文山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红岩洞岩画的研究可以为文山岩画的整体研究提供借鉴。文山红岩洞岩画并不是单一的图像遗存,而是与早期的墓葬、遗址等密切相关,同样也与周边的岩画遗址具有密切联系,这对于探索云贵高原早期的文化传播和交流、融通具有重要意义。


15050988088990.jpg

本文作者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中国岩画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王永军(图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王永军,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中国岩画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师从张亚莎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艺术人类学、岩画研究等。曾主持省、厅级课题累计达4项,先后在《中国藏学》《民族艺术》等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含译文),代表性译著及译文为《岩画与神圣景观》(宁夏人民出版社,2017年6月)、《岩画与艺术史学》等。


注:本版题图来源于作者,如果存在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订 阅 号:mzysyj88

主办单位: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

联系电话:0871-63161975

邮政编码:650021

投稿邮箱:mzysyj88@163.com

网    址:http://www.ynysyj.org.cn

通讯地址:云南省昆明市青年路371号文化科技大楼12楼《民族艺术研究》编辑部


邮发代码:64-86

国内统一刊号:CN53-1019/J

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3-840X

上一篇胡晓东 | 社会主义新传统语境下民族音乐发展的契机与抵牾——以云南大理剑川白族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例
下一篇孙发成 | “非遗”传承人群的“再教育”问题反思

Copyright © 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     联系我们
地 址:云南省昆明市青年路371号文化科技大楼12楼     邮政编码:650021          滇ICP备16003097号-1